张天元略显慷慨激昂的话,不仅仅是让他自己变得激动了起来,而且他这一番话,也令很多花费高价购买中国古董的人陷入了沉思之中。其实这样的问题,并不是什么新鲜问题,很多人都想过,都考虑过这个事儿,但是说实在的,对于这样的事情,想归想,可是却没有什么好办法,更没有深层次地考虑过这个事情的症结所在。现在被张天元讲起来,大家心里头都不好受,一个是感情上过不去,毕竟自己国家的东西被别人抢走,然后自己却又要用高价买回来,这实在是有些太过无语了。另外,这些有钱不假,可是也没有疯到把自己的钱随便乱扔的程度,这些钱可都是大家凭本事赚来的,不是偷来的,更不是抢来的。花费高价买这些东西,谁心里头都不好受。纵然一点爱国心都没有的投机家,也会爱惜自己的钱的,毕竟钱是自己的,可不是别人的,花了自己心疼啊。如果是有爱国心的,那就更是难受了,不仅要受到物质上的剥削,还要受到精神上的摧残,这简直就是要命。谁受得了啊,本来故意忘记这个事儿的,可是被张天元硬揭开了这个疮疤,脸上也是火辣辣的。“张老师,这个事情咱们都曾想过,你说的没错,可是有些事情真得没办法啊,如果我们不竞价的话,那要如何拍到这些东西?而且说到底,咱们这些人可并不是齐心啊,总有人想要占小便宜的,所以根本就没法商量……”这人的说法倒是事实,如此多的人,想要把意见统一起来。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。张天元也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,你说的这个话也是事实,但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。我想在场的没有人想要继续这样吃亏吧?这些个国际炒家。就是想要利用大家这样的心理来把古董文玩的价值抬出天价来,有些东西原本并没有收藏价值。只因为我们的国家急需要它的回归,结果被这些人一炒,就直接炒成天价了。还有一些东西,虽然有收藏价值不假,可是经过这些人的炒作之后,价格虚高太多,如果买到手,那只怕想增值就不可能了。”“对于不想增值。只是打算将中国的东西买回中国的人来说,你们这种精神我是非常佩服的,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,或许有些时候,咱们根本就是好心办坏事,明明是期待将更多的中国古董带回祖国,可是实际上却反而加剧了古董走私的趋势,而且还使得买回古董的难度越来越大,毕竟价格涨得太离谱的话,我想这些国际炒家可不会认爱国心的。他们只会认银子,没有银子,那你就别想把中国的东西带回去……”张天元的这番话。只是将自己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而已,而且道理非常简单。不管是为了爱国,还是为了增值,大概都能听得进去的。其实这些事儿,大家考虑了也不止一次两次了,只是一到现场,就会因为某种特殊的氛围而忘记了一切了,比如之前他们就被杰森.本的三言两语搞得忘记了一切,稀里糊涂地内斗了起来。要知道在那之前,他们可是通过气的。结果最后还是乱了。很多事情都是如此,想起来很容易。但是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,人毕竟是感情动物啊。就算在场的这些人都可以称作是成功人士,也都一样有犯糊涂的时候,而且您还真别说,越聪明的人,反而越容易陷入自己给自己制造的陷阱之中不能自拔。张天元其实也是一样,只不过他比较幸运,他有了六字真诀,有时候真得是可以避免很多事情的发生。而其他人没有啊,其他人如果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搞不好就会抢红了眼了,如此一来,脑子里就没有一个底线了,反而仿佛是为了争一口气,或者说仅仅是为了面子,当然也有可能像何鸿燊那样为了能够把宝贝请回国,而支付出一件东西本身不应该具备的价值。诸如此类的中国古董并不少,类似唐三彩、唐伯虎的画作、元青花等东西,很大程度上那就是被这些别有用心的外国炒家给硬生生炒作起来的,其实这些东西本很并不值那么高的价钱,这就是事实。很多人买了这些东西,原本是想等着增值呢,可是事实上过了几年之后,那疯狂地泡沫消失,迎来的却是悲催的结局。如果说仅仅只是为了将东西带回国,那只怕还好受点,毕竟做了件好事儿,心里头窝囊也就窝囊了,大不了去躲在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就是了,可如果是为了增值,那真得是血本无归了。也正因为如此,在张天元重申这个事情的时候,在场的人都是唉声叹气,无可奈何。他们很清楚这样的事情不对劲,可是那又能如何呢?爱国的人,或者仅仅只是想要投资的人其实心里头都很明白,他们的这种行为,都是帮着那些国际炒家来坑自己,这样的行为肯定是不对的,但他们就是没办法啊。这就好像很多人都知道嫖.娼不对,然而如果没有女朋友,没有老婆,让一个成年的正常男人该如何是好呢?他们除了这么做之外,那只怕就是去犯罪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了。明知道不对却还要去做,有时候真得是恨自己,可又没有办法。“唉,张老师,你说的我们都懂,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的时候,也经常会谈起这样的事情来。可是您要知道,如今的古玩界,尤其是国际古玩界,那就是手里有东西的人说了算啊,就像你所看到的,大英博物馆甚至宁愿他们的古董坏掉,也不愿意便宜出售,这就是资本市场啊。我虽然喜欢收藏,但首先是个商人,这里头的道理我是懂得,资本家就是如此,我宁愿东西毁掉,也不会廉价出售的,否则这个市场就毁了,我可能明年还得如此。”其中一个将头发梳得锃亮的中年男子叹了口气,说出了自己的无奈。“是啊,我也觉得这个事情您说得对,我们也不想被人摆布,可现在就是卖方市场,是卖家说了算的,就算我们再不满意,该如何那还得如何,实在是有些无奈啊。”这两人的话,其实是道出了很多收藏家的辛酸,也道出了他们明知道某些事情不可为,却不得不为的无奈。其实就跟西方的科学技术一样,你想买,有时候别人还不肯卖呢。只不过相对于科学技术,古董这个东西灵活性更高一些,如果能赚钱,相信基本上不会有人会拒绝的出售的,只是这些人心比较狠,想要的更多而已。“其实我一直觉得,诸位还是把这个事情想的有点太复杂了,如果能提前知道拍卖的是什么东西,那么很多事情,都可以提前做好准备的……”张天元突然说道。“什么意思?”张天元整理了一下思路,便继续说道:“其实大家都应该知道,中国的古董在世界上受众并不是很广,即便有外国人喜欢,那也不多,所以基本上竞争的,都是咱们这些中国人或者华裔,这就使得这类东西的市场非常狭窄,可以这么说,他们如果想要卖出去这些东西的话,那就只能找咱们……”“对,这话说的有道理,这简直就好像是定制的东西一般,对我们这些人来说,吸引力会非常大,而对于大多数西方人来说,却着实没多大的吸引力,虽然这让人有些无奈,但毫无疑问这肯定是没错的。”王政君点了点头道。场内的其余人也都对此深以为然,其实这个现象,很多人早就知道了,像中国古董的专场拍卖会上,基本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中国人,剩下的百分之十里面,还有好些个是托儿。“嗯,因此我的意思,还是大家一定要联合起来,不过不需要那种松散的联合,而是要有约束性的联合,谁如果违反了规定,就被剔除出去,甚至不允许他再有机会参与任何拍卖会!相信在场的各位如果愿意的话,这一点绝对还是做得到的,比如说某人如果强行要参加拍卖会,我们其余人就全部拒绝参会,只要我们这个组织越来越大,那我们掌握的主动权也就越大。到了那个时候,这些所谓的卖家,也会看咱们的脸色的,咱们就可以让他们占不到任何的便宜……”“成立一个组织!这主意可真是大胆!不过我觉得还是可行的,就是难度有点高……”张玲玉怔了怔,说实在的,虽然私下里大家都想过联合,可是却没有人想过真正拧成一股绳,今天张天元把这个事情提出来了,她仔细想了想,还真得是不错,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组织的话,那绝对可以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占据主动的,只是她觉得这个事情可不容易,毕竟每个人心里头所想的都不一样,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小算盘,这如何能够拧成一股绳?而且在场的人,最不济的那也是在一个行业的佼佼者,都有着一些傲气,认为自己做得就是对的,很难听进去别人的话啊,就算是成立了这个组织,谁来管理?谁来做这个领袖,那也是非常难以确定的啊。(未完待续)鉴宝秘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