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还用说吗?当然是想你这个国宝级的家伙了!”失笑着,童依依狡黠的眨眨眼,故意调侃着凌晚,用眼神警告凌晚悠着点儿,小心她干儿子有闪失。努努嘴,凌晚无视秦深警告的眼神,一把把童依依的手拽住笑眯眯的在她耳边说道:“那个,我想吃你做的菜。”好吧,她承认她可能想多了。可是她真的好想好想吃依依做的菜!“不行,我老婆又不是来给你做饭的。”黑着脸,秦深很生气。雷烈这混蛋,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好。“咳咳,切,我跟我的好姐妹说话,又没有跟你说话。”无视秦深盯着她时的警告目光,凌晚傲娇的撇撇嘴。“……”不敢相信凌晚会这么放肆,秦深眼神犀利的看着她,可惜凌晚压根儿无视他。眼瞅着自己老公这副模样,童依依不由得失笑道:“亲爱的,你不是有事情找林伯商量吗?赶紧去商量你的事儿,我会看着办的哈,再说了,难道我们自己不用吃午饭吗?”赶紧推着秦深去跟林伯商谈事情,他什么也不说,她不想让他把心里的伤撕裂一次。“老婆???”纠结蹙眉,秦深很纠结。他能说什么呢?再说他的确有事情想让林伯做,自然应该避开依儿。人性的黑暗,他终究不舍得让她看到太多。若那样,会不会让她的良善就此消失?“行了行了,好歹那是我干儿子的妈妈,你就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?”哄着秦深,童依依憋着笑。这个家伙撒起娇来她也害怕呀,杀伤力太强大了。“哼,那就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,不然的话有人会有的受!”撂下狠话,秦深转身差点上楼,幸亏关键时候朝着楼下客房走去。见状,林伯赶紧追了上去,追上去之前不由得看了一眼凌晚让她悠着点儿。不然的话,少爷不能把她怎么样,可是却可以把雷烈使唤的跟陀螺似的。很显然,凌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她懊恼的跺跺脚,眼神幽怨的看着童依依:“那个,亲爱滴,你可得帮帮我哈。不然的话烈哥会被你男人使唤的跟毛驴似的团团转,到时候谁陪着我们母子呀?”一想到雷烈被秦深使唤着,马不停蹄的工作,凌晚泄气了。不然的话,她就缠着依依,看帝少能把她怎么办。“刚刚跟他对上的时候,你不是挺得意的吗?怎么这会儿就怂了?”想起秦深今天的细微变化,童依依忧心忡忡。她不想逼着他,却不代表她不担心他。“切,难道你不知道死鸭子嘴犟吗?再说了,不是还有你在吗?所以人家才有恃无恐?”纠结着,凌晚很揪心。“呵呵,想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。不过有件事你需要老老实实告诉我,不许隐瞒知道吗?”不把事情搞清楚,童依依心里猫抓似的难受。所以,她才把主意打到凌晚身上。不是说一孕傻三年吗?她也好验证一下,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。☆☆☆八章更新完毕·,求月票、推荐票。帝少心尖宠:宝贝,哪里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