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,你们说怎么办吧?”张天元将黑市那边给他打电话的事儿大体上说了一遍,然后就将这烫手的山芋丢给了两个fbi。反正这事儿跟他本来就关系不大,他只是帮忙的人。“张先生,你这个消息很及时,我们会进行一番周密的安排的,你放心就好。”罗科宁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道。张天元耸了耸肩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们准备怎么做,但是最好别把我扯进去了,如果黑市里真得发现了你们丢失的东西,我可不希望你们现场抓人,否则的话,我以后就没法混了。”“你这什么态度,难道你想得罪我们fbi吗?你既然住在美国,就应该为美国做点事情,否则的话,我们有一千种一万种理由请你离开美国。”海蒂冷冷说道。“跟我这儿耍无赖是吧?得罪了我,你们两个不会有好果子吃的!”张天元的表情也变得冷了起来。“就凭你?”海蒂不屑地说道。张天元冷笑道:“我或许对fbi没办法,但是让你们两个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还是很容易的,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试试。”“哈哈哈,张先生多虑了,你这是帮我们,我们又怎么会不为你考虑呢?”罗科宁到底是老奸巨猾。他是为fbi办事儿不假,可是如果真因为给fbi办事儿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,他也是绝对不愿意的。就现在的情况来说,他还真不能得罪张天元。因为他调查过,张天元跟席勒有某种特殊关系。尤其跟那个温蒂关系极为密切。席勒是什么人?那可是连美国政局都能随意操纵的真正的幕后的恐怖存在,得罪了席勒,别说他跟海蒂,估计就算是fbi的总负责人,也逃不过悲剧的命运。“还是罗科宁先生懂道理。”张天元也不想跟这些人闹僵了,他淡淡说道:“我之所以不愿意你们现场抓人,那是有理由的,因为那些人可能根本还不够信任我,他们就算这一次会拿出一两件,甚至四五件盗窃的东西,也不会全拿出来,你们真抓了人,那后面的线索就全断了,不是吗?”“你也太小瞧我们fbi的能力了,只要抓住那些人,不管是调查还是审讯,我们都没问题。”海蒂冷笑道。“是吗?不知道海蒂小姐是真得天真还是愚蠢,你觉得没有一点后台,敢做这种生意吗?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抓人,普通人也就罢了,我估计你们以前也搞过这种事儿,可遇到有后台的,你们就是作死!”张天元不屑地说道。“张先生言之有理,你大可以放心,我们做事儿也是要讲智慧的,不会那么乱来的,我们原定的计划就是只要他们放出东西,你就买下来,直到他们完全信任你为止,那个时候,他们吃进去的,我会让他们全部吐出来的。”罗科宁冲海蒂摇了摇头,看起来他也有点厌烦这个女助理了,怎么没脑子啊。事实上,这个事儿fbi背后的金主是要求尽快破案的,所以罗科宁非常着急。不过再着急,他们也不敢打草惊蛇。相对的,盗窃东西的那些人也很着急,他们现在已经无法将这些东西带出美国了,只能在美国本土尽快出手,不然拿在手里,那就是烫手的山芋,随时都可能出事儿的。如果可以的话,那些窃贼更想找准一个人,把所有的东西都卖给这一个人,这样的话,风险将会降到最低。fbi就需要张天元成为这样的人。因为张天元是最好的选择。张天元本身就有钱,而且最接近这个让窃贼放心的目标。而且张天元也喜欢古董,他不仅会选择那些从博物馆中窃取的物品,还会选择一些别的值钱的玩意儿。这样的话,就更加真实,窃贼也更容易相信。为什么罗科宁绞尽脑汁,费尽千辛万苦,最终也要选择让张天元来帮这个忙,说到底啊,那就是四个字——天命所归。“那就这样吧,我该离开了。”张天元不想跟这两个fbi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,不然的话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。“我们送你吧。”罗科宁说道。“不必了,附近正好有个古玩街,我随便去转悠转悠,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。”张天元摇了摇头道。“那行,合作愉快!”罗科宁伸出了手。张天元并没有去握这只手,而是摇了摇头道:“说实话,我可并不愉快,因为我没有必要去干这种危险的事情,如果不是因为我暂时还想在美国多待一段时间,我真得会转身走人的。”说完话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目送张天元离开,海蒂骂了一句:“这个人真是会装,他算个什么东西啊,席勒真得会为了他跟咱们为敌吗?”“还是小心为妙吧,你也要记住了,很多人看起来不怎么样,但得罪了他可是很危险的,就目前来说,这个张天元跟咱们的利益是一致的,完全没必要去得罪他。”罗科宁摇了摇头道。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张天元不知道罗科宁和海蒂背后怎么议论他,因为他根本都不在意。之所以没有让那两个人送他离开,主要是因为他察觉到了这条街上出现了黑市中的熟人。当然,这些人是后来到这儿的。应该只是巧合,并非跟踪他。他能发现,完全是靠着地气的奥妙作用,可不是他有多牛。刚刚走出咖啡馆,还没有走几百米呢,忽然一个人就拦住了他的去路。“张先生,好巧啊。”“您是?”“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啊,那天晚上咱们可是争过那件佛像的,张先生真是好眼力啊,居然看出来那是武则天时期的佛像,可惜那东西就是品相差了点。”这个时候,张天元已经认出来这说话的人是谁了。就是那个胖子牧场主,身边跟了个极漂亮的美女的老家伙。“哦,想起来了,不过咱们好像也就只有一面之缘而已,你这拦住我是为了什么呢?”张天元皱眉问道。“小兄弟不要误会嘛,我知道哪儿能找到你们中国的古董,所以刚刚看到你,就想给你说说。”张天元心道这胖子能有这么好心?他肯定是不信的。鉴宝秘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