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皇后让我进宫?”又是进宫,不管是在楚国还是在西凉,苏沐歌对皇宫这个地方都是没有任何好感的。这大清早的一起来,碧青就来说有人宫里又派人来要接她进宫了,真是神烦!“是啊,奴婢听说是皇后想让姑娘进宫看看六公主的情况。”自从苏沐歌给权韵做了开颅手术之后,皇后怕公主府的人照顾不好她,就命人将她送进宫,她更能看顾到。权韵的伤口拆线到现在近半个月了,内里已经在慢慢修复了,还能有什么问题。“就说我累病了,不去。”说着,苏沐歌就直挺挺的在床上躺下。碧青有些无奈。“姑娘,好像门外还有御医来着……”苏沐歌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这些皇室中人真是!套路都是一样一样的!她刚才有想到找权冥帮她推了,可又想到权韵可是他的妹妹,怕是他也想让她进宫去给权韵看看吧。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!苏沐歌不得不起身洗漱,不过她并没有着急着出去,而是悠哉的用了个早膳才跟碧青到了太子府门外。对方可是求她办事的,架子还是要端一端的。在门外等好一会儿的宫人是一点脸色都不敢有的,要知道这个让他们久等的人可是治好了公主的眼睛,解了太子的毒的。这次进宫跟上次不同,这次是马车直接开进了皇宫里,苏沐歌也乐得不用走那么多路。她靠在车壁上打了个哈欠,真是困,她现在是恨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躺在床上,最好都不要起来了。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,马车终于缓缓的听了下来。“姑娘,到了。”苏沐歌走下马车,朝四周看了看,眼前是一座宫殿,门庭很大,可是四周围却十分的空旷。把六公主安排在这儿,是觉得环境比较幽静,适合养身子?苏沐歌总觉得有些不太对。去接她的宫人也没有进去通报,而是直接将她带进了宫殿里。刚一走进宫殿,苏沐歌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。她放眼看去,一整个宫殿外面都种满了各色各样的牡丹花,可现在却不是牡丹盛放的季节,可见准备这间宫殿的人是用了心的,毕竟不当季的牡丹可没那么好种。宫人带着她走在一条汉白玉铺成的小径上,细看,还会发现这条小路上还镶嵌了玉石!奢侈啊!这一块块巴掌大的玉石,随便挑一块儿出来就够寻常百姓家过一辈子的了!小路很长,苏沐歌感觉自己像是漫步在花海之中一般。走了大概一刻钟左右,苏沐歌才看见眼前竹屋,是竹屋没错。这么一座大气磅礴的皇宫里,居然还有这么一处竹屋,怎么看都觉得跟整个皇宫的气势十分的不搭。“姑娘请。”宫人站在竹屋门外,将竹屋的门推开示意她进去。苏沐歌轻挑眉间。就算是让六公主在这里修养身体,也没必要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吧。她走了进去。竹屋里一个人都没有,可里面的东西却十分的完整。每一样都是用竹子制作而成,就连桌上的杯子都是,要么是准备这个地方的人十分喜欢竹子,要么就是为其准备的那个人对竹子情有独钟。苏沐歌来到一个架子前,上面摆放了很多有意思的小玩意儿,就像是哄小女生的东西。“她当年最是爱竹,说今后若是有机会,就想要这么一间院子,门外种满了牡丹花,屋子里摆满用竹子做成的东西。”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苏沐歌闻声猛然回头,就看见一身常服站在身后的权彻。“民女参见皇上。”权彻没有理会她,而是走到她跟前,看着她身后的小架子。“这些都是朕亲手做的。”听他这么说,苏沐歌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朝小架子上的东西看去。他宽大的掌心里,正拿着一只小猪模样的竹偶看着,苏沐歌发现他的眉眼都温和了不少。权彻将小猪送到她跟前勾了勾唇角笑道:“喜欢吗?”苏沐歌看着眼前的小猪,一时间没有开口。“她说,小猪很可爱,还想养,多傻气的话,朕见过养猫养狗养猛兽的,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想要养猪的。”呃……“她现在还好吗?”权彻话锋一转,一双眼睛直直的落在她身上。苏沐歌心口一跳,有些迷茫的看着权彻。“皇上说什么?”权彻从身上拿出那颗天珠。“这不是你捡到的,是有人给你的,你到底是谁?”苏沐歌敛眉。“皇上,这颗珠子当真是民女捡到的,难道这是皇上掉的?”权彻看着她,不愿错过她脸上的一丝神色变化。“这东西,是对朕来说一个很重要的人的。”苏沐歌心里冷笑,既然是很重要的人,当初又怎么失去她,既然选择了权势又何必在这里做出这般痴情的模样,当真是可笑!“民女也是运气好,竟能将它捡到。”话音一落,权彻突然靠近她,猛地伸手扯住她的衣襟。苏沐歌心里一惊,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,指尖的银针翻转,就朝他的眉心刺去,可即便是这样,权彻依旧没有要立即松手的意思,他手上一用力。只听见“撕拉”一声,苏沐歌左肩的衣袖被撕扯开来。苏沐歌眸子一沉,银针狠狠的刺入了权彻的户虎口,权彻吃痛,不得不将手松开。看着她什么都没有的肩膀时,他的眸子极快的闪过一抹黯然的冷色。苏沐歌快速的后退,将放在竹床上的外衣穿上。她冷冷的看着权彻,声音没有一丝温度道:“皇上想做什么?以为我是当初那个故人?简直就是可笑至极!”闻声,权彻眸子一暗。“你果然认识她,说她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!?”“没关系,只是二十年前的事,即便到了现在也能在民间听到不少版本罢了。当年惊鸿仙子惊艳了整个西凉国,就连别国的皇孙贵族也对其仰慕不已,可偏偏惊鸿仙子却选择了留下皇上的身边,可是……”权彻眼睛一眯。“可是什么!”“可是你贪得无厌,要江山也要美人,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,什么好处都让你占尽了,所以惊鸿仙子冒死离开了你!皇上,我说的没错吧?”“在你选择江山的那一瞬,你就永远的失去她了,就算她现在还留下来,陪着你的也不过是一副美人皮罢了!”“砰!”权彻一掌排在一旁的竹桌上,双目赤红的看着她。“一派胡言!她心里从来都是心悦朕的,她今生今世只会心悦朕一人!”“是。”你就继续活在自己的梦境里吧。“皇上,若没有事,民女告退。”苏沐歌刚一转身,权彻却掌风一扫,将她身后的竹门关上。“你以为,朕让你进宫了,还会让你轻易离开吗?”苏沐歌心口一沉。“皇上想要如何?”权彻勾了勾没有一丝温度的唇角,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。“朕听皇后说,你不愿留在太子身边,那是不是愿意在朕身边?”权彻说完,身后就要去抓苏沐歌,苏沐歌快速的转身,躲开了权彻。权彻有武功,而且武功还不低,就算她身上有毒粉,想要逃出皇宫也没那么容易!“你确定,今后要让你的孙子叫你爹吗?”权彻动作一顿。“你说什么?”“我肚子里的孩子,是你儿子的,明白?”“你以为你这么说朕就会放过你了?”苏沐歌却朝他伸出手。“我知道,皇上会看脉。”权彻伸手把过她的脉门,不过片刻,他的眸子便眯了眯。“这件事太子已经知道了。”“既然你已经怀了冥儿的孩子,为何不愿留下?”苏沐歌笑了笑。“那当初惊鸿仙子又为何离开皇上?”权彻的神色一凝。“既然你已经怀了冥儿的孩子,那你今后就好好的待在宫里养胎,在孩子生下来之前不得离开皇宫半步!”苏沐歌觉得,自己的噩梦是成真了。权冥可是说过,西凉皇宫被权彻弄得跟坚不可摧的铁牢似的,权彻想要将人关在里面,就是长了翅膀都飞不出去!权彻甩袖离开,他刚一走,就有两个穿着铁甲的侍卫走到屋门外。苏沐歌看了眼他们身上的铁甲,就是撒毒粉都祸害不到他们!这保护措施可真是够严密的!苏沐歌没有挣扎,虽然这个皇宫看看守的很严密,但是她相信总有疏漏的地方,总是困不住她的!权彻将苏沐歌关在一个类似于冷宫的地方,这里平时几乎没有人过来,不过四周的看守却不必别的地方少。权彻把跟她一同进宫的碧青也关了进来,说是让她来伺候她。“姑娘……”碧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总觉得情况不太对劲,无缘无故的皇上为何要将姑娘和她关在这里。“碧青,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太子?”“啊?”碧青被问的一愣,苏沐歌看着她的表情,就知道自己想太多了。惊世嫡女:医妃不好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