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天后。夜里清晨时分,楚清扬怀里搂着野玫瑰,处在半梦半醒间。一旦野玫瑰有什么异常举动,楚清扬都能在瞬间醒来。怀里的野玫瑰扭动了几下,楚清扬瞬间睁开了双眼,竟然发现,野玫瑰在对着他笑。那种微笑没有任何危险成分,好像野玫瑰此时的心情很愉快。楚清扬也笑了:“看来,你已经从那种抑郁中走出来了。野玫瑰,恭喜你!”“楚少,如果没有你,我活不到今天,根本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,谢谢你,以后我是你的人。”野玫瑰道。“怎么,你现在不是莱墨霓的死士了,又想给我做死士?”楚清扬道。“我想,楚少是不会让我做死士的,你说过的,会给我安排一份很黄金的工作,让我过很阳光很幸福的生活。”野玫瑰又道,“我相信楚少能说到做到,而不是在蛊惑我。”“你会幸福的。”野玫瑰很热辣,野玫瑰就在他的怀里,而他此时,并没有对野玫瑰做那种事的想法。“一起去圆月湖看看。”楚清扬和野玫瑰起来了,洗漱之后,驱车朝着圆月湖的方向去了。车里是动感的音乐,坐在楚清扬的身边,野玫瑰很开心,娇躯随着节拍荡漾。“过去简直是不堪回首啊,走出了那种阴暗,整个人都轻松了。”野玫瑰道。“媚术本来就是邪术,首先魅惑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”楚清扬道,“总之,你还是很幸运的,因为我一不小心发现你是个人才。”野玫瑰笑得很甜美……宾利在圆月湖边停下,楚清扬和野玫瑰下了车,在湖边的草地上慢步走。楚清扬点燃一根烟,开始思考,到底该把野玫瑰安排到什么岗位。野玫瑰的才华,必须把她放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。楚清扬忽而想到,楚氏的总裁柳凤舞,一直到现在,身边都没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保镖。“野玫瑰,你不如就给楚氏总部的总裁柳凤舞做保镖好了,你放心,给柳凤舞做保镖,遇到危险场面的机会很少,你相当于是她的助理。”“好。”野玫瑰很有信心,“楚少放心,有我保护,柳凤舞会非常安全的。”楚清扬练海浪功,野玫瑰在一旁看着。海浪功狂涛境界的威能,让野玫瑰非常的震撼。楚清扬,我打不过你,是有道理的,而以后,我也不用在和你打了。你这么好的人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与你为敌了……想到了很多,野玫瑰的双眸湿润。……在圆月湖别墅吃过早点,楚清扬带着野玫瑰来到了楚氏春秋集团,到了柳凤舞的总裁房间。楚清扬并没有通知柳凤舞,说他要过来,此时看着他和野玫瑰,柳凤舞还是有几分吃惊的。仔细观察后,柳凤舞可以肯定,野玫瑰已经完成了破灭又重建人生的过程,已经重见天日了。“野玫瑰,恭喜你!”柳凤舞的笑脸火辣而真诚。“柳总,你很美。”“多谢夸奖,其实你也很美。”柳凤舞说着,看向了楚清扬,用眼神询问,你把野玫瑰带到了这里,用意何在?楚清扬笑脸阳光:“柳姐,一直到今天,你身边也没有一个很厉害的助理保镖,一旦遇到了突发情况,将会很危险,所以我想把绝顶高手野玫瑰,安排在你的身边。”楚清扬又道,“当然了,你也可以拒绝。”柳凤舞瞟了野玫瑰一眼,别样眼神看着楚清扬,就连她的大长腿都颤了起来,慢悠悠道:“如果我拒绝了,岂不是成傻子了吗?从哪里再去找野玫瑰这么好的保镖,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吧!”楚清扬微笑点头,他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。野玫瑰很感激:“柳总,感谢你瞧得起我!”柳凤舞和野玫瑰聊起来,把她的一些原则,都告诉了野玫瑰。“柳总,我对你的原则完全认可,你放心,以后我会非常听你的话,只会帮你,不会添乱。”“很好。”柳凤舞心说,有了野玫瑰这么好的保镖,简直是捡了一块宝啊。“以后,当楚清扬这混蛋吃我的豆腐时,你要帮我揍他。”“可是柳总,你打不过楚少,我也打不过他啊。而且我发现,柳总很适合做楚少的女人。”野玫瑰微笑道。柳凤舞无语了,心说,楚少,你让野玫瑰做了我的保镖,可她心里,真正的老板是你啊。野玫瑰从今天就开始上任了,一起吃过午饭后,野玫瑰留在了柳凤舞身边,楚清扬一个人开车离开了。来到活力健身中心,见到了林月婵。房间。林月婵扑到了楚清扬的怀里,妩媚笑道:“你一定得到了野玫瑰的身体,爽坏了吧?”“并没有。”“啊……”林月婵娇滴滴哼了一声,“我怎么就有点不信呢,你搂着野玫瑰睡了几个晚上,真没碰她?”“也不能说一下都没碰,可目前不该碰的地方,的确是没碰。”楚清扬道。“好吧,信你了。哦,今天我看到,网上好多有关高雨的新闻,高雨越来越火了啊,其中提到了,高雨终于要做面部疤痕修复手术了。”林月婵道。提到了好兄弟高雨,楚清扬还是很激动的,开始用手机浏览新闻。“这点击量,很火爆啊!”“已经有不少人说高雨是歌神了。”“也许高雨目前还不算是歌神,但以后会成为天王巨星级的歌神。”楚清扬的手机响起,看了一眼,来电是父亲楚云凯。“爸,你找我。”“你带上月婵,回家吃晚饭吧,秦嘉木和秦俊豪要来。”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“说是登门道歉,我想,他们的真实用意,是想和楚氏谈合作。”“那好,我和月婵一会儿就过去。”两个小时后。楚清扬和林月婵到了楚家别墅。秦嘉木和秦俊豪很积极,已经提前到了。秦嘉木满脸愧疚:“楚少,前段时间,我和俊豪真是很丢人啊!”“好像不只是前段时间,其实你们父子两个已经丢人了很长时间了。”楚清扬道。秦嘉木无语了,细想起来,真是如此。而现在,就连他的老婆潘诗韵都坐牢了,十几年以后才可能出来。刚才,秦嘉木已经对楚云凯提起了,让楚氏加大力度收购秦氏股份的事。此时,秦嘉木又把他的意思,对楚清扬说了一遍,微笑道:“目前秦氏并不是很缺钱,可是竞争活力一直在下降,照这么下去,也许用不了两年,秦氏就不是华夏的一线大集团了。”秦嘉木又道,“我和俊豪都非常佩服楚氏在商界的能动性和创造性,所以我们非常希望楚氏能加大力度,持有秦氏35%的股份。”假如楚氏把持有的秦氏的股份,从15%提升到35%,还需要继续给秦氏投资两百个亿。楚氏的现金流非常强大,目前来看,两百个亿是没问题的。不过,楚清扬还是有些疑虑的,笑道:“既然要加大收购,而你们的目的又是提升秦氏的动能性和创造性,那么楚氏是不是该在秦氏内部重要的位置上安排一些人,共同经营秦氏?”“当然可以,这些细节,我和俊豪都考虑到了,我们是非常有诚意的。”秦嘉木道。都市逍遥狂少